1. <acronym id='e1mf'><em id='e1mf'></em><td id='e1mf'><div id='e1m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1mf'><big id='e1mf'><big id='e1mf'></big><legend id='e1m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2. <tr id='e1mf'><strong id='e1mf'></strong><small id='e1mf'></small><button id='e1mf'></button><li id='e1mf'><noscript id='e1mf'><big id='e1mf'></big><dt id='e1m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1mf'><table id='e1mf'><blockquote id='e1mf'><tbody id='e1m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1mf'></u><kbd id='e1mf'><kbd id='e1mf'></kbd></kbd>
    3. <i id='e1mf'><div id='e1mf'><ins id='e1m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 id='e1mf'></i>

      <code id='e1mf'><strong id='e1m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dl id='e1mf'></dl>

        <span id='e1mf'></span>
        <fieldset id='e1mf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ns id='e1mf'></ins>

            三個人的謎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0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日本欧美裸体视频_日本欧美中国av大片_日本片在线看的免费网站

              天還沒亮的時候,俊雁花店就已經開門瞭。
              於雁站在店門口,等著男朋友趙之俊將今天的花運來。他們倆一直共同經營這個花店,如今兩個人就要結婚瞭,很快就會變成夫妻店。
              於雁是個傳統的女子,她渴望結婚生子,渴望過幸福的生活,但有時候又會隱隱地覺得不安。在害怕什麼呢?她也說不清楚,也許是害怕失去趙之俊吧。趙之俊是個非常普通的男人,於雁和他在一起,就像仙女一樣。可是於雁沒有親人,沒有可以依賴的朋友。如果連趙之俊都去。她就完全一無所有瞭。她不知道她愛趙之俊是否勝過趙之俊愛她,但是她需要趙之俊一定勝過趙之俊需要她。
              小面包車在店門口停下來,於雁連忙迎上去。於雁的單眼皮輕輕薄薄的,狹長的眼睛笑起來溫柔而嫵媚。趙之俊隻要看到她的微笑,所有的疲勞馬上就一掃而空。他是愛她的,從第一眼見到她開始。可是他也清楚。他們之間還有一些奇怪的隔閡無法消除。可能是性格原因吧。他們倆都不是外向的人,在一起話少。有時候缺少溝通。
              最近趙之俊認識瞭一個女孩,剛大學畢業,活潑熱情。和她在一起的時候,他覺得很輕松。知道自己這個年紀應該安身立命瞭,可是那個叫遊尤的女孩子。實在是非常誘人。像一枚漂亮的糖果,明知可能會蛀壞牙齒,還是抵擋不瞭那好吃的味道。
              淡紅色的太陽從東方慢慢地升起,清晨的空氣幹凈得不沾人間煙火。趙之俊和於雁無聲地幹著活,很快就把花店整理好瞭。
              "你回傢去休息吧,這裡我會照看的。"於雁送趙之俊出門。
              "我下午再來。"每天都是這樣的對話,趙之俊覺得有點乏味。想起上午和遊尤有一個約會,他才開始興奮起來。於雁目送他遠去,心裡莫名地有點不踏實。 才剛剛過瞭中午,於雁就開始期盼趙之俊的到來。不時地轉頭看時鐘。他不會還在睡覺吧?有沒有吃過午飯呢?無奈地笑瞭一下,她正準備打個電話給趙之俊,一個女孩子走瞭進來。
              "姐姐,我要買一束紅芯百合。"女孩子圓臉大眼睛,穿著白底紫花的連衣短裙,帶著甜甜的笑容。像一株沾著露珠的嬌美花朵。
              "我現在就給你包起來。你等一下。"於雁拿出粉紅色的包裝紙。襯托白底紅芯的百合花。很是粉嫩。
              "姐姐喜歡百合花嗎?"女孩伸出手指輕輕觸摸著百合花的花瓣。
              "喜歡,所有美麗的花朵我都喜歡。"
              "我覺得姐姐很像百合花,看起來這麼柔弱純潔。如果我是男人,一定會喜歡姐姐這樣的女孩子。我叫遊尤。大傢都叫我尤尤,可以和姐姐做朋友嗎?"遊尤可愛地吐瞭吐舌頭。
              "當然可以。我叫於雁。"於雁這樣年紀的女子,已經開始母愛泛濫,對乖巧天真的小女孩完全沒有抵抗力。
              這時,趙之俊走進花店,看到遊尤居然在和於雁聊天。著實嚇瞭一大跳。遊尤毫不矜持。一見到他就撲上來挽住胳膊,"阿俊你來瞭?"
              於雁疑慮地望著他們倆,趙之俊尷尬地笑瞭一笑,想說點什麼,又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。他甩開遊尤的手,遊尤卻挑釁似的再一次挽住他,還將頭靠在他肩膀上。
              "姐姐是個好人呢,怪不得你舍不得她。"遊尤歪著腦袋笑得很甜美。
              於雁望著趙之俊,淡淡的憂鬱慢慢地彌漫瞭眼眸。趙之俊一身的冷汗。聲音顫抖得厲害,"尤尤,你先回去吧,我和雁兒有話說。"
              "為什麼不當著我的面說?有什麼問題我們可以一起解決。"遊尤不依不饒。
              "尤尤你還小,很多事情你想得太簡單瞭。你……你不應該來這裡……"
              "我可不是傻瓜。"遊尤直視著趙之俊。"你愛我嗎?"
              "我……"趙之俊看看她,又看看於雁。
              "那你愛於雁嗎?"
              "我……"趙之俊再一次去看於雁。
              "你什麼都不說。究竟是什麼意思啊?兩個都愛。還是兩個都不愛?"遊尤嬌嗔地噘起嘴,"我要的是完完整整的愛,不想和任何人分享。"
              "我不想離開你們任何人……"趙之俊為難地抱住頭。
              在趙之俊內心深處最完美的打算是。娶於雁當妻子。然後找遊尤作情人,左擁右抱,享齊人之福。畢竟遊尤還這麼小,感情不確定,將來很容易移情別戀的。於雁很好,遊尤也討人喜歡,趙之俊真恨不得現在是古代,那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三妻四妾瞭。
              "你明知道他有未婚妻瞭,為什麼還要和他在一起?"於雁問遊尤。聲音有點苦澀,總覺得這個問題有點多餘。
              "既然是未婚妻,那就是還沒結婚。愛情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,我有權利和你公平競爭。"遊尤理直氣壯地說。
              "你認識他多久瞭?你愛他什麼?"
              "愛就是愛瞭,沒有理由。就算一輩子都無法在一起,也依然可以深深相愛。"
              趙之俊被遊尤的話說得很感動,臉上的表情自然多看,對於雁說:"我不是不愛你瞭,可是尤尤真的射我很好。我們的偶遇就像電視劇裡演的那樣。很有緣分。你從來不會像她這樣熱情主動……"
              "一個小女孩無緣無故對你這麼主動熱情,你小心遇到騙子。"於雁並不想指責任何人,隻足輕輕地提醒。
              "愛情本來就是一場冒險,像你這樣沒有冒險精神的人,肯定無法贏得愛情。"遊尤蔑視地說。
              "愛情不是戰爭,也不是什麼獵物,不要說得這麼冷酷。"
              "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。隻有強者才配生存。如果你有本事,可以把阿俊搶回去的。"遊尤伶牙俐齒,說話咄咄逼人。
              "你們不要吵瞭……"趙之俊拿紙巾擦瞭擦頭上的汗,"希望我們三個可以找到一個平衡點。"
              "天秤隻有兩頭,三個人怎麼可能有平衡點?"於雁皺起眉頭。
              "姐姐,你就把俊哥哥讓給我吧。你這麼漂亮,肯定會有很多男人喜歡的。"遊尤忽然又換上瞭甜膩的語氣。
              "如果你們在一起可以幸福,我願意成全。可是你確定能夠幸福嗎?阿俊現在背叛瞭我,你不擔心他將來也會背叛你嗎?"
              "幸福這種東西很虛幻,隻要自己覺得幸福,那就是幸福。"遊尤不以為然。
              那天以後,趙之俊和於雁就很少見面,見瞭面也沒什麼話說。也許是兩個人本來就交談不多,倒也沒有特別不自在。趙之俊說要給大傢時間考慮,於雁知道他就這種性格,有瞭什麼問題隻知道逃避。可是她也不想過早地去面對結局,離開瞭趙之俊,她要去哪裡呢?
              這天。她的大學同學白連打電話給她。白連自己開瞭一傢外貿公司。一直希望於雁去公司幫他。讀大學的時候,於雁是有名的高材生。可惜她不是有事業野心的人,一心隻想平平淡淡地守在花店裡。不過這一次。於雁卻動瞭心,也許應該換一種生活方式瞭。看著趙之俊的心左搖右擺。失望遠大於憂傷。她開始懷疑,他們倆真的相愛嗎?遊尤真的很討人喜歡,她永遠不可能變成那樣活潑的女孩子。這些年來,於雁寡言少語,離群索居。趙之俊和她在一起,也許還是會覺得寂寞。
              "是我不夠好,我是個無趣的人。"於雁自言自語地嘆瞭口氣。選擇退出,是對三個人的成全。
              三年後,在於雁和白連的婚禮上,她意外地見到瞭遊尤。
              "尤尤,你是和阿俊一起來的嗎?"雖然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趙之俊,但於雁還是寄瞭請柬給他。